柴玲原谅了李鹏,上帝却不曾原谅柴玲

347 2020-02-12 344
素来不喜孔庆东的一些极左言论,但没想到,他在这段专谈“六四”的视频中所讲话语,实在不似他往日的高度。对于孔庆东此次所言,除了那些刻意的趁机自我表扬外,我基本都赞同。虽然孔庆东所说那些学生领袖在“六四”前已拿到美国护照或绿卡缺乏实际证据,但并不表示学生领袖们当初对美国绿卡的向往不是事实,更不代表他们对这场灾难的发生没有责任。尤其是柴玲。

似乎从一开始,柴玲就不曾期盼学运能够朝向好的方向发展,她期盼的是矛盾的激化:“其实我们期待的就是,就是流血”,“只有广场血流成河的时候,全中国的人才能真正擦亮眼睛。”然而,期待广场血流成河的柴玲原来并不想死,她所期待的流血,原来是流别人的血。“下一步作为我个人,我愿意求生下去。广场上的同学,我想只能是坚持到底,等待政府狗急跳墙的时候血洗。”这就是柴玲宽以待己、严以律人的人生态度,也正是柴玲最为被外界不齿的地方。自己逃命,却期待别人去流血牺牲,用那幺多“六四”学子的血去浇灌自己的功与名。

身为80后,我虽然没有亲眼目睹1989年的那场运动,但却不止一次地听当年参与该事件的师长们谈到那段历史,他们去到天安门广场之后,现实的场景并不似他们想象的那般。尤其是到了学潮后期,好多学生开始疲惫、退缩,但每到这个时候,柴玲便开始激情演讲,重新将学生“逼回”广场。可到头来,这位鼓动大家去流血牺牲的激进分子却选择保存力量,并承诺“在下一次运动中我们一定会站出来”。

除了贪生怕死,柴玲还是个谎言的制造者。,柴玲曾录制一盒长达35分钟的录音带,两天后传到香港,并于无线电视播出。她说曾见解放军在广场向纪念碑开枪,提到坦克施放毒气并追压撤退学生。其中提到:“他们太疲劳了,还在帐篷里酣睡的时候坦克已经把他们辗成了肉饼。有人说同学死了两百多,也有人讲整个广场已经死了四千多”。但柴玲的这一说法却被“天安门四君子”中的侯德健与刘晓波拆穿。而侯德健、刘晓波关于天安门没有死人的说法,与解放军总政治部的官方录像片段吻合。侯德健称其在天安门广场留守至6时半,但在广场上没有看见柴玲所说情况。对于柴玲的谎言,侯德健表示:“如果我们真的需要用谎言去打击说谎的敌人,也许你的谎言会先被揭穿”。

当年,以柴玲为代表的少数激进学生和中共内部的强硬派通过各种行为阻挠甚至破坏改革派化解矛盾的努力,可以说是导致最后的流血冲突的始作俑者。然而,,柴玲突然以英文发表了一篇名为《我原谅他们》(I Forgive Them)的公开信,信中说“因为耶稣,我原谅邓小平和李鹏。我原谅1989年冲进天安门广场的士兵们;我原谅现任的中国领导人,他们仍然继续压制着自由并实行残酷的一孩政策。”。2013年5月,柴玲接受香港电台专访时再次表示因信奉基督教并受洗的关系,已原谅当年的中共领导人及进行镇压的士兵,更表示对六四纪念日的到来由痛苦转为感到喜悦。柴玲如此表现激起众怒,香港支联会指责柴玲是在天安门母亲的伤口上撒盐。

一直把自己摆在道德制高点,甚至借上帝之名原谅邓小平与李鹏的柴玲,可曾在上帝面前反省自己当初对学生的鼓动?上帝可以原谅所有向他忏悔的信徒,却无法原谅一个从不忏悔的人。柴玲,你原谅了邓小平与李鹏,上帝却不曾原谅你!